那年夏天不平静的海

凌晨,DVD里的这部碟片放完了,内心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平静下
来,虽然看似平静的结尾,但是未来真的让人无法想像

留下什么,我们就成为什么样的大人——《盛夏光年》过后的寂寥

遭遇家庭问题艺术青年

两个人由友情转变为爱情,同性之间的爱已经很复杂了,杜慧嘉还夹杂在其中,因为我自己就是GAY,所以知道,两个男人中如果有那么一个女人的存在,虽然心里都告诉自己真正要的是谁,爱的是谁,但是却会因为那么一个多余的存在而内心难受

齐向隅

失恋不久的好莱坞同志作家

杜慧嘉她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害对方的事情,可是这恰恰却是最大的伤害,感觉很讨厌这个角色的存在,大多数的台湾同志电影里,同志的爱情都是能得到完美结局的,可是现实却让人不得不承认,同志间的爱很艰辛,而且一旦爱上了,必定是100%付出的真心…而结果呢,都是以分手告终。要是中国能有一天接受GAY就好了

用《蓝色大门》里张士豪嘴里吐出的话做标题,并不是我的牵强附会。尽管与《蓝》相比,《盛夏光华》是略显灰色和暗淡的。如果说孟克柔还只是懵懂地对自己发问“我怎么会喜欢女生的”话,那么康正行已经悄悄地将这枚被社会—环境—家庭挤压的苦核放在自己的鱼缸里,他的身上多少添上了些悲剧色彩。

他们都说青春期的男人都可能成为GAY

第一次写,写得很糟糕,呵呵,不要骂我就好…

这可能要归集于两片不同的拍摄立场和视角。我们会毫不惊讶地发现,凡是同志拍的同志电影,多数都是以悲剧收场的。无论是贾曼、阿莫多瓦甚或是法斯宾德的《水手莱奎尔》。我们会永远记得《蓝宇》里最后那一声哭嚎,会记得《自梳》里悲情万种的缠绵与破碎,会记得何宝荣对黎耀辉说的话——让我们重头来过好不好?只有同志才能真正体味同志之情。这不是我的危言耸听。《盛》的视角正是从内心生长出来的、同性恋式的,而《蓝》则是一个校园故事,甚至还有一丝多少让我稍有些厌恶的青少年心理探讨的味道,坦白地讲,孟克柔向体育老师无意的引诱可能是片中最让人憋闷的场景。

的确

与孟克柔相比,康正行真是个没有选择的人,我之所以觉得他的未来和前途将是糟糕的,是因为他在面对抉择的时候没有什么主见,他是个被学校、家庭和性困扰的可怜虫。他甚至在日记里都不怎么写余守恒,他没有什么诉说的渠道,知道他内心的竟然是他未来的情敌杜慧嘉,他是压抑的,甚至是被遗弃的,他甚至厌恶自己。他和杜慧嘉的初恋,在小旅馆里的梦幻,成为他心中永远的阴影,而这个阴影,这个杜慧嘉,居然永远地跟随着他。所以,杜慧嘉可能是编剧施加给康正行最大的残忍,是杜的大胆反衬着他的无能。而杜则是神秘的,我们似乎隔着一层膜在看她,不寒而栗。这正是大多数看过此片的同志对她厌恶至极的原因,因为她与余守恒的拍拖显露出一丝复仇意味,为自己第一次上床的失败?很明显,余守恒对康正行的感情应该比他对杜慧嘉的还要深。他只是不会表达,回避表达,他在精神上是个依赖者,他对康正行的依恋不是基于性而是基于依赖,基于童年时没有父亲和伙伴的空洞。当然,最后他和康正行的做爱可能是我感觉最让人满足的地方。但他始终是个“守恒”者,他不会逾越传统伦理的界限,而康正行则是一个一再被指正要“正行”的苦恼人。

一段冲浪板上的爱情

影片中最精彩莫过于最后在海滩上的摊牌。一次一次的大特写,冷峻凌厉的海风像是用小刀刮割皮肤,层层显露出本来色彩。一个真正的同性恋康正行破壳而出了,带着永远的伤楚,他要开始自己晦暗的人生。他留下了什么?他将成为什么样的人?(诸葛沂)

那年夏天不宁静的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