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谈众平生等

因为可能谈不了。

图片 1

绝望。

昨天去看《敦刻尔克》,心里感触是很深的。

这是电影结束的最后一个镜头,我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个沉默的影像瞬间,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想我都会想起来这个名字:敦刻尔克。

德军从空中撒下雪片一样盟军行将灭亡的传单,不远处有炸弹和炮声,街巷里子弹“嗖嗖”而过,路边随处可见阵亡士兵的尸体,一波又一波德军战机低空扫射……

虽然已经风闻各种消息,让对这段历史毫不了解的人(如我)不知道该相信谁。但是,此时此刻我想说,既然可以跳出一场战争的成败去讨论整个亚欧战场上的局势,不妨跳到更远的地方,去讨论人生命的价值。这个“价值”并不是说做出了怎样的贡献,而是,有没有活下去的资格。

作为政客的丘吉尔说:这是一次伟大的撤退。我只想用一个词回应:狗屁!如果可以前进,谁会主动愿意撤退,所以从不觉得撤退谈得上伟大。二刷这部电影之后,我甚至不太想认同这是一部战争片,在我眼里,诺兰从未刻意去展示战争的残酷和场面的庞大,也没有煽动人们关于获得胜利和抒发正义的情绪。作为导演,他尽力呈现真实的人性,在战争背景下每个人最真实的状态和情绪,这是我最喜欢这部片子的地方。战争只是背景,在无法选择的情况下,人们如何活下去,这才是真正伟大的地方。活着才是胜利,这是我从这部电影里看到的最核心主题,我从来不是诺兰的脑残粉,但我个人必须说这是一部伟大的作品。

被困在法国敦刻尔克狭小海滩上的40万盟军士兵,面对的是苍茫无际的英吉利海峡,遥遥无期的救援,找不到渡船。虽然海峡对面就是英国本土——英国士兵的“home”,但他们回得去吗?

如果,因为英国人的撤退导致了我国军队的巨大损失。这个基础上,英国人的逃跑和挣扎就是可耻的吗?

看到很多键盘侠拼命讨论这段历史的立场问题,其实我想问那些人是真的看了电影么?战争有什么正义可言,挑起战争的人从来都罪无可恕。借用影片里我最喜欢的道森先生一句台词:“我这个年纪的人发动战争,凭什么让年轻的人去送死?”站在历史的角度,不管是挑起战争的人还是分一杯羹的各国元首们,自有后人对他们是非功过的评断。但是这部电影里对陆海空军种的描写,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让更多的人活着回到祖国,回家。陆军大部队被迫撤退,海军负责运输,空军负责掩护,让人们活着回家才是这次撤退唯一的胜利。

他们的首相丘吉尔的目标是:救回3万人。不是他心狠,而是当时英军的能力只能救这些人。那意味着什么?37万士兵只能在毫无遮蔽的海滩上干等着德军的屠杀!这些士兵有多大?他们大多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这种情形被月光石号游船船长道森一语道破:“我这个年纪的人发动战争,却让年轻的孩子们去送死!”

在这部电影里,诺兰没有选择宏大的叙事,他着眼于小的人物,有的光辉,有的恐惧,他展现的是人。

虽然大家一直在讨论电影感这件事,可电影感到底是什么,标准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站在我跟人角度形容,就是一部电影里影像镜头呈现的视觉效果就是观众的视觉,故事清晰、真实自然,有光影效果却又能与现实分隔开吧。现如今太多导演用大篇幅台词尚不能讲好一个故事,就别说只靠着镜头和剪辑,更加不用指望故事结构的安排了。

电影《敦刻尔克》没有粉饰这次军事溃败,将之描绘为某种“战略撤退”,而用士兵们的话真实地描绘出当时的处境——“我们只是逃命而已”。确实,为了逃命,这些年轻的士兵使尽了浑身解数,有的逃命方法并不光彩。且不说那个法国士兵发现救援军舰只接英国士兵,就从阵亡的英国士兵身上扒下军装穿在自己身上,企图冒充英国士兵逃命。影片主人公汤米是英国士兵,发现救援船先接伤员时,找到刚认识的法国士兵抬着阵亡士兵尸体冒充运送伤员,企图登船逃离绝望之境。在救援船被击中沉没,汤米在海里向救生艇上的其他英国士兵求救时,那些英国士兵也为了自身安危拒绝让他们上艇。被困在搁浅的船中时,为了让船漂起来得减轻载重,士兵们剑拔弩张地讨论谁应该出舱成为德军射击的靶子。士兵们的一切举动没有任何战略目的,只为一个,就是自己活命。

他也没有表现英国军队的奋勇向前,因为,这本来就是一个逃跑和回家的故事。

敦刻尔克在电影开头的one week ,one day, one
hour是整个片子非常重要的标尺,围绕这三条时间线,诺兰再次展示了他强大的逻辑表达和剪辑能力,用镜头架构了整个故事,每个人的台词绝不超过10句话,每一次的展现都是重点。而这么久以后,我又看到了真正高级的电影语言,是靠着演员的表现、镜头、台词、音乐共同打造出来的。诺兰用了很多的对比,但是作为观众,感受不到那种生搬硬套的尴尬和高下立见,天空上战斗机飞过大海的壮阔,与德军战斗机在海天之间的周旋和追逐,为了掩护撤退直至油箱油尽;辽阔海面上的大型军舰的渺小和无助,民用船只的单薄和数量庞大,防波堤承载军人们回家的希望又瞬间在轰炸机的炮弹下破灭;广阔的大陆和无助的军队,天地之间毫无依靠,有人奋力从海里游向大陆,有人对生存失望从大陆扑进海洋选择自杀。这一次镜头的丰富内容只能用震撼形容,而季默先生的配乐助这种画面的质感又更上一层楼,天空的广袤和寂寥,突然的被攻击和攻击别人的弹药声在天空的空旷里,响亮的冰冷。镜头回到大陆,背景声总让我想到隐隐的空袭警报和随时来到的飞机轰炸声,心里不得一份安宁。而大海上,只有海浪的声音和船只的引擎声轰然作响,安静理智的残存着一线希望。

希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