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感谢上帝,你站在正义的一边

我是在月初《敦刻尔克》上映时就去看的,吸引我的就是那两个点,对,大家都知道的,诺兰,和二战。
诺兰就是那个把观众的脑子都烧成洞的《盗梦空间》《星际穿越》《致命魔术》《记忆碎片》的导演,ring
a bell?
导演中的天才,大概就是诺兰的样子。你无法知晓他到底是什么样让人惊叹的想象力,可以拍出又有深度又有票房的电影,赚钱不是他的目的,目的是他站着你跪着,还能让他把钱赚了。
何况他还有个天才编剧的弟弟,乔纳森·诺兰。他是我最喜欢的两个编剧之一(另一个是艾伦·索金,《社交网络》的编剧)。他制作的美剧《疑犯追踪》以先知般的姿态站在云端,成功的预知了美国棱镜门以及之后的各种重大事项。
他根本不是在写电视剧,他是在写预言书。

《敦刻尔克大行动》和《黑暗对峙》是在2017年尾先后上映的电影。这两部电影的历史在时间线上是有重合的。按照严格意义上时间序列来讲,《黑暗对峙》中所展示的历史内容在《敦刻尔克大行动》之前。

2017年到目前为止看过的电影里前三甲,有两部都和英国人有关,一部是诺兰大神的《敦刻尔克》,另一部就是今天看的《至暗时刻》,两部电影从故事背景的时间线上来说也恰好重合,所不同的是《敦刻尔克》是武戏,《至暗时刻》是文戏。

天下才华共有十斗,这十斗都不够诺兰家自己分……

这两部电影在结尾处的叙事手法上不约而同的使用了丘吉尔首相的那篇演讲《我们将战斗到底》作为底色来铺陈。

先前看过电影的预告片,还在思索这个演丘吉尔的老头是谁,当我看到是加里奥德曼的时候我惊呆了,我是如何都不能把这个老头和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变态毒贩以及蝙蝠侠里的警长联系到一起的,这个形象太颠覆我了。看完两个小时的片子,我认为加里奥德曼简直就是丘吉尔重新活了过来,他的步态,他的大肚子,他含混不清的发音,他演讲时的慷慨激昂完完全全的给全世界展示了1940年的丘吉尔是什么样子。

说回《敦刻尔克》,这是二战中的一个重大事件,在英国历史上和人民心中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大撤退成功之后,首相丘吉尔在下院做了震惊世界的传世演讲《我们将战斗到底》,其实演讲本来没有题目,这是在下院作答时的即兴演说,我们都记得英国下院只要开会都嚷嚷得闹心,这就是当时的讲话。
德国人绕过马其顿防线,步步紧逼英法军队,被逼退到了敦刻尔克,英国人要将四十万军队撤回国。这个故事简单明了,没什么可剧透的。
诺兰分了陆海空三条故事线,但是时间进程不同却平行剪辑在一起,让观众在其中自己发现他们的交汇点,然后组合成一整条时间线。
金沙,这也许是他用的唯一的巧思了。
整个电影沉稳而压抑,人物台词不多,几乎整个电影下来几页纸都要不了,其他全都是画面和音乐,像是个默片。Hans
zimmer的音乐宏大悲壮,让人肃然起敬。这几乎让人感觉不出是诺兰的电影,没有天马行空,没有高深理论,你怎么能是诺兰?可是这恰恰说明了他对于历史事件的尊重,这是真实的故事,如果他用上了他所有的想象力,乱花渐欲迷人眼,你还要如何体会那份血与泪的历史。可电影背后的精神,却又恰恰是诺兰的精神,生命苦难人生波折,可是决不投降,一副死硬的英国骨头。
他的所有电影,背后都是这一副英国骨。

这次战役尽管我们失利,但我们决不投降,决不屈服,我们将战斗到底。 

我们必须非常慎重,不要把这次援救说成是胜利。战争不是靠撤退赢得的。但是,在这次援救中却蕴藏着胜利,这一点应当注意到。这个胜利是空军获得的。归来的许许多多士兵未曾见到过我们空军的行动,他们看到的只是逃脱我们空军掩护性攻击的敌人轰炸机。他们低估了我们空军的成就。关于这件事,其理由就在这里。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你们。

这是英国和德国空军实力的一次重大考验。德国空军的目的是要我们从海滩撤退成为不可能,并且要击沉所有密集在那里数以千计的船只。除此之外,你们能想象出他们还有更大的目的吗?
除此而外,从整个战争的目的来说,还有什么更大的军事重要性和军事意义呢?他们曾全力以赴,但他们终于被击退了;他们在执行他们的任务中遭到挫败。我们把陆军撤退了,他们付出的代价,四倍于他们给我们造成的损失……已经证明,我们所有的各种类型的飞机和我们所有的飞行人员比他们现在面临的敌人都要都好。 

当我们说在英伦三岛上空抵御来自海外的袭击将对我们更有好处时,我应当指出,我从这些事实里找到了一个可靠的论据,我们实际可行而有万无一失的办法就是根据这个论据想出来的。我对这些青年飞行员表示敬意。强大的法国陆军当时在几千辆装甲车的冲击下大部分溃退了。难道不可以说,文明事业本身将有数千飞行员的本领和忠诚来保护吗? 

有人对我说,希特勒先生有一个入侵英伦三岛的计划,过去也时常有人这么盘算过。当拿破仑带着他的平底船和他的大军在罗涅驻扎一年之后,有人对他说:“英国那边有厉害的杂草。”自从英国远征军归来后,这种杂草当然就更多了。

我们目前在英国本土拥有的兵力比我们在这次大战中或上次大战中任何时候的兵力不知道要强大多少倍,这一事实当然对抵抗入侵本土防御问题起有利作用。但不能这样继续下去。我们不能满足于打防御战,我们对我们的盟国负有义务,我们必须再重新组织在英勇的总司令戈特勋爵指挥下发动英国远征军。这一切都在进行中,但是在这段期间,我们必须使我们本土上的防御达到这样一种高度的组织水平,即只需要极少数的人便可以有效地保障安全,同时又可发挥攻势活动最大的潜力。我们现在正进行这方面的部署。

这次战役尽管我们失利,但我们决不投降,决不屈服,我们将战斗到底,我们将在法国战斗,我们将在海洋上战斗,我们将充满信心在空中战斗!我们将不惜任何代价保卫本土,我们将在海滩上战斗!在敌人登陆地点作战!在田野和街头作战!在山区作战!我们任何时候都不会投降。即使我们这个岛屿或这个岛屿的大部分被敌人占领,并陷于饥饿之中,我们有英国舰队武装和保护的海外帝国也将继续战斗。 

这次战役我军死伤战士达三万人,损失大炮近千门,海峡两岸的港口也都落入希特勒手中,德国将向我国或法国发动新的攻势,已成为既定的事实。法兰西和比利时境内的战争,已成为千古憾事。法军的势力被削弱,比利时的军队被歼灭,相比较而言,我军的实力较为强大。现在已经是检验英德空军实力的时候到了!撤退回国的士兵都认为,我们的空军未能发挥应有的作用,但是,要知道我们已经出动了所有的飞机,用尽了所有的飞行员,以寡敌众,绝非这一次!

在今后的时间内,我们可能还会遭受更严重的损失,曾经让我们深信不疑的防线,大部分被突破,很多有价值的工矿都已经被敌人占领。从今后,我们要做好充分准备,准备承受更严重的困难。对于防御性战争,决不能认为已经定局!我们必须重建远征军,我们必须重建远征军,我们必须加强国防,必须减少国内的防卫兵力,增加海外的打击力量。在这次大战中,法兰西和不列颠将联合一起,决不屈服,决不投降!

整部电影的节奏在我看来推进的十分舒服,原元首张伯伦以及外交官哈利法克斯主和,丘吉尔主战,这两派之间的矛盾是整部电影的主线,中间夹杂着一个个小的高潮,共同推动电影的进行。具体的剧情我不多说,就说来说说我印象深刻的三个点把。

二战初期,首相张伯伦的绥靖失却了英格兰的精神,好在有了丘吉尔,他脾气暴躁,可他却永远战斗。他说,我们将战斗到底,我们将在法国战斗,我们将在海洋上战斗,我们将在海滩上战斗!在敌人登陆地点作战!在田野和街头作战!在山区作战!我们任何时候都不会投降。
这是亚瑟王的英国,这是莎士比亚的英国,这是狄更斯、柯南道尔的英国,尽管他被轰炸被蹂躏,可是他们决不认输,keep
calm and carry on。

如果只是简单将电影作为电影也就罢了!但一部电影就像一个符号一样,为了理解这个符号,我们还需要借助更多的已知的符号才能探知这个符号所代表的含义及具体的指向。另外还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敦刻尔克大行动》这部电影所附带的好莱坞气质,与《黑暗对峙》这部电影所附带的英国气质是不同的。相比较而言,我更欣赏《黑暗对峙》!

1.两个长镜头,第一个长镜头是丘吉尔去白金汉宫见国王,在车里望着车外,英国人很乐观,看不出是已经进入战争了,我想此时丘吉尔想的更多的是他能有所作为,让这种乐观一直保持。第二个长镜头是国王和丘吉尔谈过话之后丘吉尔去议会大厦上班,同样是发生在路上的长镜头,只不过这天的天气是雨天,和严峻的战争状况相呼应,我想这个时候的丘吉尔更多的是想他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拯救这些人。

世界有时很残忍,生了海克托尔又生阿喀琉斯,世界有时很善良,有了丘吉尔又有罗斯福。你们现在说的美英狼狈,是从二战时建立起的友谊,那是倾全国之力建立的盟国友谊,不惜一切代价打倒法西斯的战友之情。丘吉尔一个从不说软话的人,对罗斯福说,我从不笃信宗教,可我要感谢上帝,美国此时此刻的领袖不是别人,是你。

对于欧洲大陆的历史,绝不是通过几堂课就能有一个俯瞰式的了解。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主战场都在欧洲,一战结束于1918年,二战发端于1939年。这之间只有20年的喘息时间,也仅仅只够一代人从一个婴儿成长为一个青年。这一点对于法国和英国来讲,可能更为现实一些。

2.在地铁中和民众的对话,这时的丘吉尔正处于思想动摇的状态,他不知道是该主和还是继续主战,所以在国王的建议下他去到了民众身边听取民众的声音。这段拍的很平和,但是又把民众内心对于战争的态度四两拨千斤的表现了出来。看这段的时候我不免联想到了我朝,我们的国家领导人肯定是不具备一个人坐地铁的条件的啊。

感谢上帝,你们英勇不屈,而且你们站在正义的一边。

战争是哪一方都不想要的。对于战争来讲,它的最大消耗不是物资和财富,而是人。用“少数人的疯狂,数不清的死亡”这句话来形容第一次世界大战再合适不过了。其中从1914年到1918年这四年的战争期间,以英法为首的协约国动员了军队4218万人左右,最后伤亡2210万人左右,其中死亡515万人左右。英国军队死亡了约90万人。

3.最后的国会演讲,我想很多人都听过这段演讲,但我还是想把内容贴出来:

在《黑暗对峙》中我们可以看到张伯伦首相所采用的“绥靖政策”。当然这一政策也是被今人所诟病的。但就现实而言,张伯伦的这一选择,绝不是其个人的主张,而更接近是英国彼时的情况。在丘吉尔担任首相后,英军的主力部分30万人被迫撤退至敦刻尔克。而且这30万人的军队能否顺利撤回英国本土还是一个未知数。如果这30万人被完全击溃。那么对于英国本土来讲,在短时间内组建一支同等数量的军队有无可能,这一点对于张伯伦、丘吉尔来讲,就像一场赌局!只是丘吉尔更擅长冒险一些。

这次战役尽管我们失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