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毕业,他们已经是这一代最酷的人

Fresh graduate /

| Dries Van Noten |

Dries Van Noten的2012秋冬男装系列在巴黎男装周登场,带来奇幻的花样世界。

毕业前,你在忙些什么吗?——昏天黑地赶论文,还是满世界发简历?毕业看似是成为大人的开始,却总是伴着理想泡泡的破灭和处处碰壁的失落。

2017年10月10日,我的偶像Dries Van
Noten在离我家步行不到20分钟的Barneys百货签售,这次签售的新书,是他入行35年来一百场秀的总结。后知后觉的我,只好黯然神伤,默默地等书上市,然后细细地翻阅。Dries
Van
Noten是安特卫普六君子里面,目前走得最平稳也最好的一个,疯狂的天才Martin
Margiela已经隐退再也听不到其声息也看不见其身影了,其他的四个各有各的故事,但是没有一个,像Van
Noten这样十年如一日地做着自己的设计,如用一句话来形容他,便是€€€€“不是好园丁的裁缝不是好的时装设计师。”

图片 1

当我们还在唉声叹气地衡量钱和热爱哪个更重要,为“押一付三”失眠伤神时,今天这4位敢想又敢做的时装设计毕业生,早已冲出轨道,选定了自己真正渴望的、无法被别人理解的生活。

Dries Van Noten 1997春夏

Dries Van Noten 2012秋冬男装

被国际大刊采访、斩获人生第一个奖项、成为网络热门刷屏……还没出校门,他们就已经受尽瞩目。除了好运气,他们还有什么真正的必杀技?和十年前的时装设计师相比,他们到底哪里最不一样?

“安特卫普六君子”指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欧洲时尚界迅速崛起的六位比利时设计师的总称,他们都是安特卫普艺术学院的设计学院毕业的学生。而另五位成员,包括Ann
Demeulemeester丶Walter vanBeirendonck丶Dirkvan Saene, Dirk Bikkemberg,
Marina Yee ──皆为 Linda Loppa 之学生,Linda Loppa
日后成为波里莫达时尚学院之院长。安特卫普六君子也在日后成为时尚前卫设计师之代名词。Dries
Van Noten作为其中较为出名而且比较活跃的一位,是我最喜欢的设计师之一。

相信灵感来自不停的创新,Dries Van
Noten的风格是在强烈的对比,单纯与复杂,加上运用各种技巧的喜欢结合各种不同材质、布料及图案,加以混合之后再创造出专属于它个人的图案与材质。

图片 2

“安特卫普六君子:

图片 3

photo via Curtis Wu Instagram

喜欢他的理由很简单,因为他的审美以及他的技艺之上的提花技术,以及出神入化的印花设计),以及「初心」,都是作为一个服装设计师最可贵的东西,而且他做出€€的€€西都看出€€很贵,那种很华丽,却不媚俗的贵。

Dries Van Noten 2012秋冬男装

随身穿戴的硬核自画像

Dries Van Noten在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的回顾展,2014年3月1号€€€€8月31号

如果我们说针织衫女王是Sonia Rykiel、极简女王是Jil
Sander,那么印花的称号已经给了Emilio
Pucci的话,提花的织梦之手就绝对非Dries Van Noten
莫属了,你总是可以陷入他每季端出的新面料里,沉醉神游到一个梦幻的国度。

Pauline de Blonay

Dries Van Noten 2015春夏

图片 4

图片 5

关于Dries Van Noten

Dries Van Noten 2012秋冬男装

无论是动植物印花,还是层出不穷的艺术作品印花,显然都已经屡见不鲜,但你见过有设计师用手绘自画像做衣服的吗?——并且,这些衣服还不是任何布料制成的,而是货真价实的金属。

纽约时报旗下的T杂志封面,10月22号

本季的Dries Van
Noten大秀在布满手绘印花的大皇宫中隆重登场,素雅的色调烘托出了本季系列儒雅时尚的气息。简约的线条设计加上绚丽却不华贵的印花,让模特们变身为梦幻国度的异国王子。

图片 6

Dries Van
Noten,1958年出生于比利时一个世代相传的裁缝师家庭,他的祖父是一位裁缝,父亲则拥有一家男装店。在这样的家境环境的熏陶下,往往会出现两种极端,要不非常痴迷设计,要不非常抗拒。而作为这个家族的第三代传人,Dries一直坚持用自己独特的风格,扎实的设计基础以及对印花、提花技术的迷恋,以此来诠释具有华丽美感但不张扬的女性美。

图片 7

在他的设计里,往往可以找到的元素是:碎花、丝绸,配以他带着民俗以及怀旧的设计亮点。带有民族风格的花卉图案是他的拿手好戏,他在简单以及繁复之间找到的平衡,绝不是耳濡目染的设计技艺所能带给他的,而是他天生的审美,对花朵的真正爱好。

在日内瓦长大的Pauline de
Blonay,可不是从小就梦想进入时装行业的那种女孩。在来到伦敦之前,“时尚”这个词对她来说,甚至就是一片空白,但艺术史和绘画很早就是她所热爱的东西了。

Dries Van Noten 2014秋冬

图片 8

Dries Van
Noten的居所,位于比利时小城里尔,是一座19世纪的老宅子,里面有一个非常大的花园,如「莫奈」油画般的花园里种植着各种色彩怡人的花草,如牡丹、水杨梅、天竺葵、八仙花、雏菊、金缕梅、杜鹃,还有树木和紫杉林等€€€€这足以看得出他的花朵的爱。与莫奈一样的是,他对大自然有爱好,他对美有追求;不一样的是,莫奈以纸为画布,而Noten以面料为画布,用提花、刺绣技艺呈现这种美……

Pauline de Blonay的毕业设计系列,photo via i-D

Vogue杂志在他的花园拍摄的照片

进入中央圣马丁学院之后,她才开始真正被时装的包容性和开阔性所吸引,并且以此作为介质,把她的手绘小宇宙和真实世界的身体与衣服,进行了不可思议的奇妙连接。

与生俱来的审美以及精湛的技艺,让他在艳俗以及平凡之间走得如鱼得水,就像是你让他,从花园里挑一朵最美的花,他大概不会选玫瑰也不会选芍药,他大概会给你一朵雏菊,外表不出众,独有其韵味。Dries
Van
Noten就是这样的设计师,在设计上怡然自得,从容,不前卫,但深有自己主张。

图片 9

Dries Van Noten 2013春夏女装

图片 10

Dries Van Noten 1997春夏女装

Pauline的手绘

2015的春夏时装秀,他就直接把秀场布置成了带有青苔的花园小道般,地毯是请著名的地毯设计师手工制作的
€€

图片 11

Dries Van Noten 2015春夏

这些大大小小的金属片,全是Pauline手工制作的乳头倒膜

最让我记忆深刻的是2014年的男装秀,Dries van
Noten将他对於花卉设计处理的才能发挥得尽致淋漓,印花,提花,
压纹等技术都运用在这一系列之中,看得我眼花缭乱。从灯光里,模特的背影里,可以看到的是,那种花朵长在丝绸里的华丽感,而不是像是一朵盛放的花,被错放在了水波粼粼的水面上
€€

Pauline所用的材料,超级繁杂多样——柔软的丝绸、可以随心所欲塑形的铝箔、布满密集印花的、轻飘飘的装饰羽毛,但这些东西糅合在一起,却形成了清晰独特的个人风格,和她的画里那股古怪又少女的硬核气息尤其搭调。

Dries Van Noten 2014春夏男装

图片 12

外界评价道:

少数的男装look也很可爱!

“如果我们说针织衫女王是Sonia Rykiel、极简女王是 Jil
Sander,那么印花的称号已经给了Emilio
Pucci的话,提花的织梦之手就绝对非Dries Van Noten莫属了。”

正如她在《i-D》杂志的采访里所说的:“我就是要让我设计的衣服,看起来和我的画一模一样,就像给我所画的角色赋予了生命似的。”

Dries Van Noten的花朵提花裙子细节

图片 13

提花以及印花技术不同的是,提花技术在面料制成的过程当中非常复杂──即纺织物以经线,纬线交错而成的凹凸花纹。印花技术虽说各有各特色,但是它就是很基础的将花纹以及图案印到面料上而已。所以可想而知提花织物也非常昂贵,而中国早在丝绸之路时,便以提花织物扬名世界,所以Noten的设计上常出现中国元素也是平常事。

画和设计师本人傻傻分不清楚……

Dries Van Noten 2014 秋冬女装

然而问题是,时装学院教会了她如何剪裁布料,却没有教她怎么熔化和铸造金属,才能让她得到梦寐以求的金属形状。

Dries Van Noten 2016春夏女装

图片 14

Dries Van Noten 2017秋冬女装

嘻嘻忙碌之余皮一下!

在男装的设计上,他有时会对色彩的运用有点「保守」,而这种「保守」却在女装的设计上被打破。他运用色彩的能力,得益于他深爱的大自然。这世界上最厉害的色彩搭配师,只有大自然本身,任何后来者,都要从它身上学习,吸取很多的东西。然而男装也有他的雍容华贵的一套,繁复的刺绣,提花以及皮草
€€

但Pauline偏偏就是那种不怕困难的执拗大女孩,既然是面对一项自己从来没接触过的“陌生行当”,干脆就亲手研究和实验个透彻吧!

Dries van Noten 2014春夏

图片 15

Dries van Noten 2015 秋冬

看起来很酷的金属面具和胸部装饰,诞生过程略诡异

Dries van Noten 2016 秋冬Dries van Noten 2017 春夏

——虽然如今看来成果相当惊喜,但当时厨房里的烂摊子瞧着究竟有多骇人,她也大大方方承认。

他对丝缎材质的痴迷是在每一季的作品里都显而易见的,看上去眼花缭乱的花色以及图案,在他的服装上,显得那么妥帖,安分
€€

图片 16

Dries van Noten 2015 春夏女装

图片 17

Dries van Noten 2016春夏女装

至于自己对金属元素的执念,她也有她的深层原因:“金属是力量的隐喻。我想把女性的阳刚气质或者男性的女性魅力合而为一,比如用冷硬的金属做出乳房形状,就是个很好的例子。”

Dries van Noten 2016 秋冬女装

图片 18

不为市场而献媚取宠,不妥协于趋势与潮流,不以一种显而易见的方式去附和趋势。他一直专注于男装和女装的春夏和秋冬系列,不做最能赚钱的早秋系列€€€€那样会让自己失去思考的时间。他将设计作为一件重要的事,慢慢累积经验,靠着天生的审美、后天的磨练以及对时尚的了解,成为今天时尚界里不可缺少的一个品牌,低调不张扬,用设计为自己发声。

接错了时空的摇滚乐手

然而他也有无奈的时候,因为不属于任何大的时尚集团,不像LVMH或者Kering拥有雄厚的资本,可以随意收购有潜力的工厂以及手工作坊,Chanel和Hermes也非常热衷于收购手工作坊以及工厂。所以Van
Noten在新书里抱怨说经常会收到合作很久的厂商打来的电话说因为被收购了所以要停止合作,于是也只好快速做出变更。竞争越来越激烈,完全以业绩的增长作为唯一目的的时装品牌,多多少少已经失去了时装原有的精神。我们常常会说难得的,是还有这么一些比较独立的设计师,还在默默坚守自己的原则,然而这种坚守的背后,是对时装精神的执着,对工艺的不松懈,以及对市场的不妥协。Dries
Van
Noten在时装界的第35个年头,发布了100场秀,从1992春夏男装到2017秋冬女装,他值得更多有意义的数字。

Maximilian Rittler

Dries van Noten新书“1-10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