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愛得那麼熱烈 而我只羡慕你們愛的勇氣和愛的能力

直樹啊,他是怎樣的人呢。好看的,聰明的,驕矜的,冷漠的。這世上總是有這樣的一個人,上天好像想要把所有美好的都給他。這樣的一個人,又讓人怎麼捨得不把最好的都給他呢。

图片 1

作者: hilotsubomi (hilo) 看板: TaiwanDrama
標題: [幸福] 關於傑馨的一點感想(內容有雷,有提到過去的部分劇情)
時間: Tue Nov 3 20:27:42 2009

所以湘琴站在第一次告白的地方,一邊哭著一邊想,我想要把最美好的都給他啊。

我和你就算隔著一片汪洋大海,也總是用心緊密相連!

我很喜歡傑馨這段,從一開始我就感覺英傑會喜歡上素馨,是很容易的事情‧其實英傑是一個非常不容易對話的人,他話少,緊閉心扉,言不由衷,表情冷漠,但是素馨卻是習慣與孩子對談的老師,他明白故作冷漠的英傑,只是另一個倔強的大孩子,當這些孩子沒有笑容的時候,不是身體不舒服,就是家裡發生了大事……

故事之外的我,默默地掉著眼淚。是啊,可要遇上一個想要為之全身心付出的人,是多麼多麼的不容易。不是值得,而是想要。因為百分百地愛著一個人,所以想要給他一百分的幸福。

很久很久以前,我听到过一句話,是我的一個朋友說的,她說,第一眼看到他,這一輩子就認定了!那一年,我們都十七歲,正是花一樣的年紀,不知道什麼是愁苦,也不知道什麼是生活,而她就這樣陷入了一場她所謂的轟轟烈烈的愛情~
~ ~

素馨是很懂事的孩子,總是作著安全的事情,不讓人操心,有時候我都會想著如果我站在她的角度,我有沒有辦法有這樣的對話‧他們的相戀,像是齒輪卡在最恰當的地方,兩個同質相吸的人,一遇上就不能分開,因為,其實她就是另一個英傑,他一樣不會大吵大鬧,不說苦,什麼事情都藏在心底‧但是因為來自很溫暖的家庭,所以她跟英傑不同的地方在於,她總是可以用讓人溫暖的方式對待別人‧

可是你怎麼會不知道呢,世上再沒有比你更合適他的人,沒有更合適的擁抱了。有你在他的身邊,就已經是一百分了。

我們認識的時候是在高二,那一年我轉學去了她的學校,而她也是轉學過來的,可能因為都是轉學生,所以我們很聊的來,她第一眼喜歡上的人是當時班級的班長,個子不高,帶了一副黑框眼鏡,黑黑瘦瘦的,她和我說,她轉學過去的第一天,是那個男生從班主任的办公室接她去的新班級,一路無話,而她卻在不足千米的直線距離中,默默地喜歡上了這個不怎麼起眼的男生!在後來的很多年我問她,為什麼會喜歡上他?後悔麼?她說,就第一眼,心裡有個聲音告訴她,就是他吧!不管發生了什麼,都不後悔愛上他,陪著他走過青蔥少年,學會愛,這就夠了!

她不是不想任性,她不是不想要自私一點,但是,有一個像是陳博這樣做事情看前不看後,總是有點吊兒郎當過日子的哥哥,她怎麼能再多給爸媽添什麼煩惱?於是,在哥哥天馬行空的說著,希望有一個自己的王國,妹妹是裡面無憂無慮的小公主的時候,素馨才會說著:『我的願望就是,我希望我的哥哥不要每到月底就缺錢』

黑暗裡湘琴扁著嘴像失去方向的小孩子一樣的無助,卻也像一貫依賴直樹那樣地擁抱著他得到力量,全身心地依賴著他。而他請求她,別離開,他會怕,會害怕沒有她的每一天。直樹啊他一直是那麼不善言表的人,他不說愛但默默地一直走在前面引導著路的方向,看起來沒有東西能擊倒他。

 那個男生是一個美術生,下午一般不在班級,在最初的一個月,每到下午她都一個人默默的待在課桌前,寫寫畫畫,找她聊天,她也興致不高,每個話題幾句話就搪塞過去,
後來有一天,學校大會說要排練集體廣播操,迎接檢查,所有女生和男生分開排練,在那個清爽的秋天,每個上午都變成了炎熱的夏天,全校的女生穿的像一隻隻的花蝴蝶,在綠油油的操場上來回飛舞,每當這個時候,所有的男生都會在教學樓的窗口像看猴子一樣指手畫腳,而我們的班級正好在教學樓的中間部位,處於五樓,不高不低不遠不近的距離,可以看清楚
每一個人,而樓下的人卻無法一下看清楚窗口的人,而我的那個朋友,就在那一段時間裡發生了微妙的變化,我一再追問,終於,她告訴我,排練的時候,班長(在這裡就用班長代替我朋友喜歡的那個人吧)在樓上一直看她,每次女生排練完,回去班級她的桌子上總會有各種吃的喝的,一開始她並不知道是誰,後來在一堆吃的喝的裡面她看到了一張張的紙條,或一句簡單的問候,或一句鼓勵的話語,字跡龍飛鳳舞,大氣磅礴,她說,一眼看過去,就知道一定是他寫的!看著她眼睛裡溢出來的幸福,真心的替她開心,因為是高中,所以,她們一直都是生生疏疏若即若離,關係雖然沒有公開,可大家都知道了她們在一起了!

於是,她微笑的看著前往台北唸書的哥哥,把羨慕藏在心裡,當媽媽打電話來問那個,把第一次來台北的自己一個人丟在家裡,跑去跟女友約會的哥哥的事,也只會淡淡的笑著說:『你很偏心耶,打給我只先問哥哥好不好‧』沒有再多說任何一句‧即使很思念誰,也只會把情緒放在胸口,悄悄的在深夜哭泣,即使前天夜裡很擔心看著英傑越來越憂鬱的背影,也只能在隔天作好便當,敲門微笑著問他要不要一起吃個午餐‧

這麼完美的一個人,也會怕。那個時候,我才真正感受到,是的,他也像湘琴喜歡他一樣地喜歡她。在這個最適合他的人面前,他終於可以不再是戰無不勝IQ200的天才,他只是一個需要愛人陪伴的男人而已。

图片 2

她不是用她自以為是的方式去愛英傑,她是用全部的自己去愛英傑‧她原本是安分守己的,但是遇到英傑之後,她成了願意為愛遠走天涯的勇敢女孩‧為什麼腦海常常響起哥哥的那句話:『我希望你這次去台北,有很大很大的一部分是因為你自己,只有那很小很小的一部分,是為了林英傑‧』因為,她真的是因為林英傑,所以鼓起勇氣前往陌生的地方,想去可以見到他的地方,就算拋棄自己的工作和家庭,她都還是想要自私的成全自己的愛戀‧

他把迷路了的她領回了家,而我看到的,其實是他找到了家的所在。

你只看到了我的背影,卻不知我早已淚流滿面!

但是,英傑卻突然說要分手‧她真的不懂,之前才露出久違的微笑,說著『凡事都想著兩個人』的英傑,為什麼會在爸爸好不容易脫離病重,而她毅然決定離家上台北之後,突然在電話裡說要分手‧只是因為自己那陣子比較忙碌?只是因為偶爾幾次不能長談,而須匆匆掛上電話?疑問在心底盤旋,而素馨並不是一個任人挨打不還手的軟弱蟲,她前往了英傑所在的大樓,想問個清楚,但是碧兒的一句Summer
Love,讓她明白了,自己只是一段英傑人生的小小插曲,她沒有吵鬧,也沒有去找英傑質問他,一肩承擔自己作的自私選擇之後的後果,她努力待在台北過生活‧

我在這個永遠不會完結卻也永遠不會有結局的故事面前哭紅了眼睛。愛啊,到底是怎麼樣的一件事呢。看過好多好多關於愛的陳述,愛的結論,可心裡還是有太多太多關於愛的疑惑。

   
 很快半個學期過去了,隨著高二下學期的來臨,學業變得越來越繁重,班長因為高三美術加試,變得神龍見首不見尾,而我的朋友也突然變得情緒低沉,我幾次三番問她發生了什麼她都不告訴我,但我知道,應該不是因為班長,因為,熱戀中的她們幸福的讓人羨慕而又嫉妒,直到有一天我的那個朋友出早操過程中突然請假走掉,連招呼也沒有和我們打,直到一個星期後,她來上學,整個人瘦了一大圈,神色裡充滿了悲戚,那以後的一個星期,班長沒有去美術班級,整天整天的陪在她身邊,可她還是不開心,後來,我們才側面了解到,她的妈妈去世了,就在一個星期前她請假回家的那個晚上……

而一向安靜自持的素馨,終於表露出最真實脆弱的自己,是在誤會解開的那個禮堂裡面對英傑的表白,她終於忍不住把所有的悲苦,一併傾訴…『你為什麼不問我?還是你根本就不在乎我怎麼想?我好想回家,但是我不能回去……』她眼裡的淚水不斷的湧出,在英傑的擁抱中溶化‧他們都是很努力靠著自己生活的人,沒有想依賴誰,一直很努力作個乖孩子,只有在對方面前,才會感覺人生是幸福的‧

看著直樹和湘琴一路跌跌撞撞走來,我好像得到了很多答案,卻又好像更加地不明白了。又或者是惶惑。

     
 好像所有的低沉都伴隨著畢業一窩蜂的來了,大家都變得很低沉,不知道是對高中生活結束的惋惜,還是對高考來臨的焦躁!總之,每個人的頭頂仿佛都籠罩著一片陰雲,稍有不慎,就電閃雷鳴!臨近高考的最後一個星期,因為學校幾乎沒有什麼人,各個旗縣區的同學都需要回去本地區參加高考,班主任把班級里剩下的幾個女同學叫去她的寢室陪她一起睡,當然其中包括我還有我的朋友,那一晚,班主任和我們像是無話不談的朋友,敞開心扉暢想未來,說到愛情和婚姻,讓我印象深刻的是當時的班主任對我的朋友說,班長是一個有能力的人,有執行力指導力組織能力,你們在一起,他會對你好的,馬上高中畢業了,步入大學生活以後,兩個人要相互理解共同進步!我聽到朋友小小聲的嗯!然後就剩下冗長的沉默~我們並不知道該如何參與進去這次談話畢竟所有的高中老師都是禁止學生戀愛的,在哪次談話過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朋友並沒有再過多的對我討論過她和班長的事情,而我卻好像嗅到了什麼不尋常的味道,有一種風雨欲來的壓迫感……

誰能比素馨更踏實?當英傑失去了所有,在逼宮下放棄了總裁位置,頹喪著吃著便當,一般的女生也許會說:『不要想太多了,事情會有轉機的ooxx』『沒有關係,讓我們從頭開始
ooxx』,這些安慰的語言,捫心自問誰能說的比素馨好?她先是很堅定的看著英傑,說英傑是她很重要很重要的人,她希望他快樂,然後她要他吃點東西‧然後在吃東西的時候,若無其事的隨口問著英傑讀書的時候的夢想,想喚起他對生活曾有的渴望和熱情,於是讓英傑想起了義大利,另一個嶄新的從來沒有機會嘗試過的人生‧

在2吻裏面的直樹已經被湘琴制約得慢慢變成一個溫柔的人,會愛。但在最初的時候,我看著高中時期大學時期一臉冷漠的直樹,卻好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高考結束後,大家很默契的,並沒有進行聚餐,聽說班長考的不太理想,報考的是一個一本院校的分校,我的朋友直接報考了班長分校所在院校的專業,大家好像對於這樣的事件進展是意料之中的,並沒有感到驚訝,畢竟,朋友對班長的依賴和感情大家有目共睹,大學生活很快來臨,朋友性格很好,但是她不喜歡聯繫人,所以同學們各奔東西以後也沒有過多聯繫,我和她也只是偶爾聯繫,貌似轉變了新的環境後,她的生活裡除了班長就再無他人,而班長是一個活躍的人,熱衷於各種校團活動,並沒有太多時間在一起,終於有一次,我忍不住問她,大學裡優秀的女孩子那麼多,班長又那麼有能力,你們又不會經常在一起,你不擔心麼?朋友總是很篤定的說,我相信他!我只能祝福她們!再後來我並沒有太關心過,感情的事誰又能說什麼呢!但偶爾的看到朋友的空間狀態,她好像並不開心,而班長的所有動態,並不包含朋友!突然有一天,朋友給我打電話,我還沒有說話,朋友就已經在電話那邊痛哭出聲,我慌了手腳,可卻不知該如何安慰,只能等她哭夠了,慢慢的聽她說,斷斷續續的話語中,才知道她和班長鬧分手,而原因卻是因為另一個女生,她說是班長的大學同班同學,個子矮矮的,說話軟軟的,長相普通的女生,大學開始的時候她也認識的一個姐姐,此時是朋友和班長戀愛的第六個年頭開始的時候,也是他們異地戀開始的第一年,朋友要回老家實習,班長因為本校區實行二加二,回去了本校區繼續大學生活,不得已開始的異地戀弊端出現,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她,這麼久的感情,是否真的經不起異地戀的考驗,又或者我們曾經優秀的班長,也無法逃脫男人都會犯的錯的魔咒,我給不了朋友任何建設性的意見,也給不了她任何可行性的計劃,只能安慰她,不要傷心……

碧兒總是喜歡說著自己懂英傑,她喜歡意氣風發的英傑,她喜歡睥睨一切的英傑,她喜歡叱吒風雲的英傑,她喜歡酷酷的卻對已故女友一往情深的英傑‧但是,她喜歡一無所有的英傑嗎?她會喜歡那個彈著不熟的吉他,唱著荒腔走板的歌,靦腆的笑著的英傑嗎?為什麼英傑能夠在素馨面前有笑容?因為,素馨可以給英傑他最渴望的東西,就是家的感覺‧

因為一直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對書本比對人更感興趣。心裡有了決定卻在答案未確定前不想要和家人商量。不會對家人說愛。沒有傾訴的慾望。不知道什麽叫做喜歡。又或者說是沒有愛的能力。

       
再後來過了半個月左右,朋友給我打電話,說他們和好了,但電話裡她的語氣並不開心,我問她開心麼!她說,她很好!此時的我和她也再不能無話不談,各自都有各自的生活,也有了各自的秘密,按部就班的生活,讓我們彼此的性格脾氣都有了很大的改變,她也再不是大大咧咧的那個她了!班長的動態裡依舊沒有出現過朋友的影子,而她的動態也越來越少,好像大家都是相安無事的樣子……

他們不是熱烈的愛著,不是纏綿悱惻的情緒,他們只要相視一笑就可以擁有彼此,他們只要簡單的坐在一起看DVD,吃早餐,就感覺幸福‧這種感覺,其實是很踏實且得來不易的‧除了素馨的巧手,讓生活環境優美且充滿溫暖之外,兩個人的相處可以達到家的感覺,這是一件多麼不簡單的事情‧

相关文章